首页 > 政民互动 > 信件详情
实名举报和县法院执行局局长
来信人:s**|来信时间:2019-04-30 00:34:21|处理情况:[已回复]|问题类别:投诉举报|浏览:2284

1:孙某的案件于2018年1月2号立案,同年3月28号就出了限制消费令,而王某的案件是2016年5月4号立案,同样都是失信被执行人,为什么他的限制消费令在2018年11月20号才出来? 2:孙某与王某的案件在当事人没有签字认可的情况下硬是被移交到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近三年石沉大海,了无音讯,原因是被执行人的父亲在和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工作,那么宗某的案件为什么执行案件的法院是和县人民法院,理由是什么? 3:2018年9月3号我已经电话告知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的徐法官王某已经回到了白桥镇上班,但是给我的回答是:“王某怎么回来上班了呀,我们会抽时间找他的。”以后几个月,我多次打电话催徐法官,但是他竟然让这么一个老百姓的群众去查王某工作单位发工资的开户行,我申请法院帮我取证。 4:被执行人是不是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在单位上班,并且可以缴纳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原因就是去年下半年,全国都要补交社保,王某才在他父母的授意下回到了原工作单位上班的。但最终目的只是为了补交社保。傅某在担任和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时,在处理孙某和王某两个被执行人的案件上,处理方式有着极大的区别。上级人民法院执行机构负责本院下级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监督指导和协调,就这么一句话,硬是把我的案件移交到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中有规定申请执行人发现执行人员中有下列情况的,有权提出回避申请。一:是本案当事人或者执行代理人的近亲属。二: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三:与办案有其他关系,可能影响到案件公正执行的。我当时并没有提出回避申请。是相信和县法院执行局的法官们,可以一碗水端平,能够秉公执法。但是我不明白在我这个当事人没有签字认可的情况下,被移交到了马鞍山市花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局。两年多以后,宗某作为申请执行人,王某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并没有移交到其他法院去执行。法律规定申请执行应当向作出一审判决的法院提出,无论案件经过几级审判。强制执行都由作出一审判决的法院管辖。执行工作是法院审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作为当事人实现权利的最后一道程序。执行素的我快慢,执行效率的高低,直接关系到我这个当事人的切身利益。是不是和县法院执行局里面工作的某些工作人员甚至高层领导心里面有鬼。其他办理案件的工作人员办事有失公正。有不作为嫌疑,有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的嫌疑。从2016年3月下旬到2019年4月,我到法院信访办反应情况,想在信访办得到公正的处理。我递交了全部材料,也做了相应笔录,信访办承诺在十五个工作日之内,会给我电话或者书面上的回复。从2016年3月到2019年4月三年多了。了无音讯。这就是和县法院信访办的工作,被告人王某,三年多没有上班,后来经过我多方打听,取证。他的社保居然正常在缴纳,而且还是在职。人民法院应该是人民的法院,不应该是个别人的法院。法院标志上的天平,象征着公平公正,法院的高层建筑代表着法律的至高无上。但是这三年多来,我在和县人民法院看到的都是不作为,滥用职权,徇私舞弊。这里面有局长,有庭长,还有主持工作的法警大队队长,我在他们应该是维护百姓群众切身利益的国家最重要的法律面前,我得到了与常人不公平的待遇。我只想要一个说法,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某些人可以滥用职权一手遮天,颠倒黑白。以上我所叙述句句实言,我以人格担保,并且愿意承担为此引起的所有后果和一切责任。只请求上级领导,以及各部门领导,能让人民法院给我这么一个普通百姓群众一个说法。

回复时间:2019-05-02 05:08:20 回复单位:和县人民法院 回复

网友:

  你好,经调查,因被执行人王某与本院执行局副局长王某系父子关系,经请示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将该案件指定辖区内其他法院执行,同意后,执行人员于2016年3月16日将本案卷宗材料移交到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年3月30日,马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皖05执监2号执行裁定书,将本案指定花山区人民法院执行。其中和县法院局长、庭长和法警大队大队长没有不作为,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等问题。来信人若有疑问可拨打电话:13805653663,联系人:郑龙柱。

 

和县法院

2019年5月2日